蜜蜂网-辅导圈1对1领域第三方资讯分享平台
  • 1
  • 2
  • 3
  • 4

您的位置:网站首页 >> 达人

张邦鑫:好未来的社会责任观
作者:原创 来源:本站 点击数:3259 更新时间:2020/1/10 16:47:21




教育公益前提是尽到本分


我们认为,在谈论一个企业实践社会责任的时候,首先要看企业是否尽到对客户、对员工的责任。一个做不好本职工作的企业,很难去谈社会责任。我经常跟小伙伴开玩笑说,如果一个人对父母不孝顺,对朋友不够意思,与同事处不好关系,我不认为他应该去做公益。先解决好本份的事情,再做好公益的事情。好未来一直是这种认知。

所以,在教育培训行业,我们一直战战兢兢,如履薄冰。我们对每个加入好未来的伙伴进行入职培训时,会告诉他们“教不好学生等于偷钱和抢钱”。这话有点粗暴,但我们的确是这么想的,它反过来倒逼我们必须提供稳定、高品质的教育服务。为此,好未来这些年做了大量投入。好未来内容研发团队有四五百人,一年研发费用会投入好几亿(编者注:这是2017年数据,目前好未来研发团队超过6000人,一年研发费用数十亿元),我们希望用科技推动教育进步,推动教育行业从传统的中医模式走向以西医为主的模式。





今天社会对教育效果的唯一评估方式是考试。但是一次考试获取的数据量和信息量太小,会带来很多问题。我们希望通过好未来的智能教学系统(ICS)和智能练习系统(IPS),把学生课前预习、课上听讲、课后作业等各个场景的数据准确记录下来,这样能够更全面地了解一个学生的学习状态,从而基于不同学生的情况推送个性化作业。这和原来的教育有本质区别。在这个过程中,老师不是不重要了,而是更重要了。通过科技手段,老师可以从低水平的重复劳动中解脱出来,做更有意义的事情。所以,好的教育本身就是公益,做好教育培训,既有经济效益,也有社会效益。



从出钱、出力到出心


清华大学公益慈善研究院邓国胜老师、希望工程发起人徐永光老师,都谈到公益从1.0时代到3.0时代的进化。坦白地讲,这些过程好未来都经历过。第一阶段始于2008年汶川地震,那时好未来还很小,捐助成立了两所希望小学。当时我心里的一个目标,就是未来10年好未来能够捐助100所希望小学。后来发现,那两所学校虽然叫做学而思希望小学,但是我们真正帮助师生做到的事情,与设想的目标差距很大。




每年夏天好未来“同一课堂”会派老师和志愿者去边远地区支教。出钱容易,出力难,这个事情坚持了几年。直到过去两三年,我们发现任何一家企业的力量都是有限的。而这两三年互联网风起云涌,技术进步太快。我们开始思考为那些相对贫困地区的学生能做点什么?好未来目前基础东西已经成型,比如直播系统、题库在商业化产品上已初具规模。


帮助别人 更完善自我


企业社会责任不仅是帮助别人,更是完善自我。好未来在多年发展过程中深刻感受到这一点。很多时候,我们的出发点都是为对方着想,但最后完善了自己。
也有很多人不理解,不止行业伙伴,甚至不少内部伙伴,都说你没有花那么多时间培养我们的校长,却花那么多时间做行业培训。其实我们的出发点是,与其很多中小机构上门取经、交流,不如干脆一起上课,组团解决困惑,如此一来,这些教育科技公司通过未来之星取得了一定收获。看到它们成长,拿到新一轮投资,我们的业务团队非常有成就感。更重要的是,我们从它们身上看到了教育与科技结合的希望,它们的热情带给我们无穷动力。我们是相互学习:小公司向大公司学管理和经验教训,大公司向小公司学创新和活力。
这些年,好未来设了全员公益日,每位员工可以拿出一个工作日申请做公益或履行社会责任。这个过程不仅仅帮助那些需要帮助的人,而且帮助我们塑造了一个积极、乐观、向上的企业文化和团队文化